王晓滨:私募资金规模有望超过外资资金规模



高能资本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晓滨(上图人物左二)出席论坛

 

过去两年股权投资行业人民币的增长速度远高于外资,私募资金的规模有望超过外资的资金规模2012国际投资论坛98日至9日在中国厦门举办,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全球经济新动力与跨国投资”

出席2012国际投资论坛“跨国资本流动与股权投资”的高能资本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晓滨嘉宾希望,股权投资可以从一两年的短期投资行为向长期投资行为发展,从传统的投资领域逐步向代表着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发展方向,向产业结构调整的战略新兴产业的方向去发展。

出席论坛的嘉宾还有中国社科院国际投资研究中心理事长 、商务部政策咨询委员会主任王洛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有色金属华东地区勘察局党委书记、局长、江苏华东有色资源投资基金主席邵毅,美中投资集团主席怀特(John Milligan Whyte),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财务交易咨询合伙人苏丽,江苏高投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董粱,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沈志群常务副会长。

 

对话实录:

 

主持人:资本在国家之间以债券投资等各种形式进行投资或者是贷款各类的流动的方式,我们通称为跨国资本流动。股权投资是以获得企业的股权为目的的投资行为。我们一般在狭义上指私募股权投资,私募股权投资是以为获得权益性的投资。经常是附带了未来的退出要求,会通过上市、转让、管理层的回购等方式来实现股权投资者的投资收益。你们觉得,跨国资本和资金流动在这样的形势下是一个什么样的经济格局。

王晓滨:全球化是任何一个行业都不能抗拒的一个趋势。所以在实业投资全球化的过程中必将伴随着资本的国际化。在不同的区域里面,体现了资本流动的方向和领域、规模的变化。这个从金融上是一个非常容易分析的一些重要的指标,比如说人民银行、外管局、商务部。对流入中国来自不同区域的资本流入的领域、规模这些都是重要的指标。这就是一个资本主力决定的。那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符合全球发展的趋势带着未来,那么资本就会伫立。现在中国也走出去,中国走出去主要是在高科技、资源,还有一些新的商业模式方面的整合。所以这些都代表了国际资本流动的核心方向。

 

主持人:部分中国企业家在走出去的时候,看到国外新的环境会过于不理性。

王晓滨:我们去年完成了一个太原重工集团下面的一个煤炭公司,他们的国际化战略是列为国家的十二五规划,但他们从来没有走出去过,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的技术。但是他们在这个行业领域全球市场非常的熟悉,自己的设备技术有,更不用说中国最大的市场就在煤炭转机就在山西,钱也有,技术也有,但他们跨国并购的技术没有。在做的过程中,你没有的东西要界定,要有方法,所以请了两国最豪华的顾问团队,在这个过程中,你还要具备一个条件,你的顾问做的时候你还需要一个条件,就是你要有判断能力。所以在走的过程非常艰难,比如说提出像国有企业老的团队,他们需要40%管理层的股份,对一个国有企业来讲,花了10多亿的成本,这个在国资的管理上,在发改委和商务部的审批都需要出专业的报告。这个决策他们开了三次的董事会,但是他们在整个顾问团队帮助下走出去了。这个是非常成功的并购。另外一个案例,翼中能源,通过专业机构取得了非常好的一个投资和并购的机会,在他自己所属的领域里面。但是,在这个决定要做和不做的过程中最后放弃了,放弃的原因是还没有准备好,虽然对方是一个非常好的企业,但对中国行业的投资人真的这方面没有准备好,所以我也看得出来,他们是各方面没有准备好,只是领导要求他去走,我觉得他们做了一个很正确的选择。所以自己一定要准备好。

主持人:我前两天看到一个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说,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海外资金,低廉的资金成本是造成过于投资多元化失败的一个原因之一。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王晓滨:便宜货肯定是一个诱惑,但是,还是刚才说的,你全面准备好的话是应该从战略上,所以我的建议是,现在是机遇和风险并存,积极的去研究,但是冷静的去行动。

 

主持人:我们看到国际资本在中国,国际资本是一个双刃剑,既可以带来很多东西,也会带来冲击。刚刚一个新闻,说800亿资金进入到A股市场,您对这个新闻有什么看法?

王晓滨:800亿的问题,我们看到前两天有大涨,但我们还没有看到资金流向的分析报告,有多少来自于机构投资人,多少来自于基金。从这个问题上,不管是否得到证实,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问题,一个是国际资本流动的方向。从实业投资进入到金融投资,资本市场,这个是巨大的风险也是巨大的机会,国内金融在面对国际金融方面是否有一个完善的体系,是不是有一个很好的机构抵御。第二,我相信,是受监管的,早已经超过100多亿美金了,如果在监管范围之内,不是什么大事,因为它也不是一天入市。所以,有一个自由的市场价格成本控制的市场机制。第三,我觉得是是不是正好说明国际资本,现在股票的投资一方面是短期的投资行为, 另一方面也是长期的经济预示。所以这两方面,如果800亿是真的话都证明了这一点。第一短期是不是到了投资的机会,第二是否大家国际社会有看好在整个国际金融特别是欧洲债务危机的环境下,国际社会还是比较看好中国,所以把金融资本投入中国的股市,预示中国的未来。

主持人:让这个行业健康发展,需要什么机制,政府应该出台什么政策?

王晓滨: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发展的时间不长。从90年代初有一些外资的资金进入到中国,真正的发展是过去的七八年间,也是从国务院发布创业投资方面的政策。整个行业我们现在非常蓬勃的发展,现在整个行业的制度支持和政策的引导还是不够,特别是全社会对这个行业对实体经济直接的帮助还没有一个主流和全社会的专业看法。所以,我们觉得在政策的支持,行业的引导,包括我们行业的组织,包括行业的自律以及包括行业与监管部门之间的沟通,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这个行业在过去的两年,人民币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外资,现在整体人民币的基金规模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我们的统计数据私募资金的规模可以超过外资的资金规模,达到这样一个发展阶段。股权投资是一个长期投资的理念,我们希望从一两年短期的投资行为向长期的投资行为发展,再一方面,在投资领域从传统的这些领域逐步向能够代表着整个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发展方向,也代表着我们经济机构和经济升级,产业结构调整的战略新兴产业的方向去发展。我想这个不是一个政策,而是每一个企业都切身的利益。每一个基金的周期是58年,810年,我们现在的投资是都是低进高出,希望五到8年,这个是产业的高峰,才能退出。这对整个经济结构的升级和产业结构的转型是非常有帮助的。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昵称 使用匿名评论